水調歌頭·便作陽關別

[宋] 吳潛
便作陽關別,煙雨暗孤汀。浮屠三宿桑下,猶自不忘情。何況情鐘我輩,聚散匆匆草草,真個是云萍。上下四方客,后會渺難憑。
顧諸公,皆袞袞,喜通津。老夫從此歸隱,耕釣了余生。若見江南蒼鳥可,更遇江東黃耳,莫惜寄音聲。強閣兒女淚,有酒且頻傾。
頂部
竞博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