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朱敦儒」詩詞全集(246)首)

1

《鷓鴣天·草草園林作洛川》

草草園林作洛川。碧宮紅塔借風煙。雖無金谷花能笑,也有銅駝柳解眠。春似舊,酒依前。何妨倚杖雪垂肩。五陵俠少今誰健,似我親逢建武年。
2

《鷓鴣天·檢盡歷頭冬又殘》

檢盡歷頭冬又殘。愛他風雪忍他寒。拖條竹杖家家酒,上個籃輿處處山。添老大,轉癡頑。謝天教我老來閑。道人還了鴛鴦債,紙帳梅花醉夢間。
3

《鷓鴣天·西都作》

我是清都山水郎。天教分付與疏狂。曾批給雨支風券,累上流云借月章。
詩萬首,酒千觴。幾曾著眼看侯王。玉樓金闕慵歸去,且插梅花醉洛陽。
4

《鷓鴣天·唱得梨園絕代聲》

唱得梨園絕代聲。前朝惟數李夫人。自從驚破霓裳后,楚奏吳歌扇里新。
秦嶂雁,越溪砧。西風北客兩飄零。尊前忽聽當時曲,側帽停杯淚滿巾。
5

《鷓鴣天·曾為梅花醉不歸》

曾為梅花醉不歸。佳人挽袖乞新詞。輕紅遍寫鴛鴦帶,濃碧爭斟翡翠卮。人已老,事皆非。花前不飲淚沾衣。如今但欲關門睡,一任梅花作雪飛。
6

《鷓鴣天·至節先庚欲雪天》

至節先庚欲雪天。玳筵圍錦帳青氈。嫖姚副帥招佳客,太守高明別乘賢。
歌宛轉,舞蹁躚。金釵十二擁嬋娟。老人南極星邊住,也趁梅花聽管弦。
7

《鷓鴣天·天上人間酒最尊》

天上人間酒最尊。非甘非苦味通神。一杯能變愁山色,三箋全迥冷谷春。
歡后笑,怒時瞋。醒來不記有何因。古時有個陶元亮,解道君當恕醉人。
8

《鷓鴣天·有個仙人捧玉卮》

有個仙人捧玉卮。滿斟堅勸不須辭。瑞龍透頂香難比,甘露澆心味更奇。開道域,洗塵機。融融天樂醉瑤池。霓裳拽住君休去,待我醒時更一瓻。
9

《鷓鴣天·不系虛舟取性顛》

不系虛舟取性顛。浮河泛海不知年。乘風安用青帆引,逆浪何須錦纜牽。
云薦枕,月鋪氈,無朝無夜任橫眠。太虛空里知誰管,有個明官喚做天。
10

《鷓鴣天·畫舫東時洛水清》

畫舫東時洛水清。別離心緒若為情。西風挹淚分攜后,十夜長亭九夢君。
云背水,雁回汀。只應芳草見離魂。前回共采芙蓉處,風自凄凄月自明。
11

《鷓鴣天·竹粉吹香杏子丹》

竹粉吹香杏子丹。試新紗帽紵衣寬。日長幾案琴書靜,地僻池塘鷗鷺閑。
尋汗漫,聽潺湲。淡然心寄水云間。無人共酌松黃酒,時有飛仙暗往還。
12

《鷓鴣天·鳳燭星球初試燈》

鳳燭星球初試燈。冰輪碾破碧棱層。來宵雖道十分滿,未必勝如此夜明。
留上客,換瑤觥。任教樓外曉參橫。春風從舊偏憐我,那更姮娥是故人。
13

《鷓鴣天·通處靈犀一點真》

通處靈犀一點真。忺隨紫橐步紅茵,個中自是神仙住,花作簾櫳玉作人。偏澹靜,最尖新。等閑舞雪振歌塵。若教宋玉尊前見,應笑襄王夢里尋。
14

《鷓鴣天·極目江湖水浸云》

極目江湖水浸云。不堪回首洛陽春。天津帳飲凌云客,花市行歌絕代人。穿繡陌,踏香塵。滿城沈醉管弦聲。如今遠客休惆悵,飽向皇都見太平。
15

《浣溪沙》

折桂歸來懶覓官。十年風月醉家山。有人挾瑟伴清閑。楚畹飛香蘭結佩,藍田生暖玉連環。擁書萬卷看雙鸞。
16

《浣溪沙》

西塞山邊白鷺飛。吳興江上綠楊低。桃花流水鱖魚肥。青箬笠將風里戴,短蓑衣向雨中披。斜風細雨不須歸。
17

《浣溪沙》

銀海清泉洗玉杯。恰篘白酒冷偏宜。水林檎嫩折青枝。爭看使君長壽曲,旋教法部太平詞。快風涼雨火云摧。
18

《浣溪沙》

碧玉闌干白玉人。倚花吹葉忍黃昏。蕭郎一去又經春。
眉淡翠峰愁易聚,臉殘紅雨淚難勻。纖腰減半緣羅裙。
19

《浣溪沙》

雨濕清明香火殘。碧溪橋外燕泥寒。日長獨自倚闌干。脫籜修篁初散綠,褪花新杏未成酸。江南春好與誰看。
20

《浣溪沙》

風落芙蓉畫扇閑。涼隨春色到人間。乍垂羅幕乍飛鸞。好把深杯添綠酒,休拈明鏡照蒼顏。浮生難得是清歡。
分頁導航關閉
關于作者

朱敦儒

朱敦儒(1081-1159),字希真,洛陽人。歷兵部郎中、臨安府通判、秘書郎、都官員外郎、兩浙東路提點刑獄,致仕,居嘉禾。紹興二十九年(1159)卒。有詞三卷,名《樵歌》。朱敦儒獲得“詞俊”之名,與“詩俊”陳與義等并稱為“洛中八俊”(樓鑰《跋朱巖壑鶴賦及送閭丘使君詩》)朱敦儒著有《巖壑老人詩文》,已佚;今有詞集《樵歌》,也稱《太平樵歌》,《宋史》卷四四五有傳。今錄詩九首。
年代
收錄作品
頂部
竞博网址